Windsing

Secret

软院学子来CMU访问,我作为从软院毕业的CMU一份子,很荣幸地被邀请到给14级卓越班的师弟师妹讲下话,聊聊天。其中某老师问到CMU老师对学生的要求和华工的老师对学生的要求到底差在哪里。再三给院长打眼色之后,我说出了我的感悟。看见师弟师妹似懂非懂的感觉,院长貌似也憋不住了,说出了关于中国高校的一些实情,说出了他理解的中国大学教育和美国大学教育之间的区别所在。不敢肯定院长说的就一定是实情,但我觉得,他的这种理解,套在华工、中大,乃至中国任何一所高校都是讲的通的,也符合我一往的理解;应该可以称为中国精英的院长,说的话也应该是有一定说服力。听完之后我虽然没有太激动,但心中长期的一个疑问终于得到解答,一个个点也开始融合(这大概就是『国情观』)。 可惜这些话我不能写出来,

Read Me

如诗港乐

傍晚,在反省過去一段時間的自己的時候,想到一個問題『自己過去一段時間的表現,多少來自人性,又有多少來自自己的執念呢?』因為一直認為林夕寫的詞總能或多或少的揭示人性,於是抱著隨緣的心態搜了搜『林夕 人性』,rank第一的一篇文名叫『林夕:愛情往往是人性很美的投射』。看來林夕創作的曲子不少都與人性有關,於是又索性直接搜『斯德哥爾摩情人 林夕』,rank第一的一篇就就叫做『從〈斯德哥爾摩情人〉看林夕筆下的病態人性』。一點進去,立即發現了新天地——香港歌詞研究小組。 按照這個blog的介紹,這個blog的作者是『

Read Me

2017年度总结

刚看完曹大神的2017总结,深深被他的谦虚打动,另外又觉得做下年终总结总是好的,于是动笔写写。 回头看看2017真实充满奇幻色彩。 年初应该是我刚红帽实习完,从北京归来。记得那时还有点不舍地写了一篇博客记录实习那6个月的点点滴滴,不知道现在隐藏了没。回来之后,就慵慵懒懒地做着申请,当时的心境应该是:哎呀,我的硬件即使跟同级一起申请的同学比都是属于倒数,虽然软件还算可以(现在看来这种对自己软件的这种看法真是可笑),但不知道软件到底能起多少作用啊,说不定最后一间都申不中。所以我当时的态度是比较消极的——中介让我赶紧完成文书初稿,其实凭我的作文水平最多3天就能完成,但我偏偏是拖了3个星期才完成,最后还导致部分学校过了申请的deadline才提交的申请。 最后申请结果出来,我的的确确是吓尿了。还记得那是早上8点多,

Read Me

纽约之行

用时四天的纽约之行结束了,赶在新年来临之前回到了匹村,按例要写点东西记录下对这个城市的感受。 没走多少景点,我更多的是走在时代广场周围吃喝玩乐,感受一下风土人情。大家都说纽约是帝都,没去过DC的我是不敢随意附和的,但纽约真的跟匹村有着天壤之别。 其一在于人的数量。还记得去到纽约的第一天刚好是圣诞节,街道上商铺纷纷关门,正常营业的几乎没有,可是时代广场周围硬是被熙熙攘攘的人群挤爆,大家只是沿着街道朝着某个方向走着,似乎也对商铺是否开门毫不在意。当时在场的人的数目堪比高峰时期的广州地铁 :)要想在匹村见到这种景象,大概只有这边游行反对川普当选的那段日子才有可能见到吧。在正常的日子里,当你走在匹村市中心,望着街上稀疏的几个人,你会很自然地怀疑,这地方到底是不是一个鬼城。 其二在于高楼的数目。我十分怀疑整个美国的高楼(

Read Me

最有价值的事

人生并不是什么事都可以做到『付出=收获』,学习找工作如是,谈恋爱如是,更近一步,倒不如说,人生的真理之一便是『付出≠收获』者占大多数,能够做到『付出=收获』的则少之又少。可是偏偏有两件事情,是很大程度上接近『付出=收获』这一等式的:那边是健身和刷题。两者都是只要坚持,则结果肯定比开始的时候要好的。 另外一句题外话:唾弃易得的,极力追求未得的,

Read Me

大学

大學的宗旨在於弘颺光明正大的品德,在於使人棄舊圖新,在於使人達到最完善的境界。知道應達到的境界才能夠志向堅定;志向堅定才能夠鎮靜不躁;鎮靜不躁才能夠心安理得;心安理得才能夠思慮周祥;思慮周祥才能夠有所收穫。每樣東西都有根本有枝未,每件事情都有開始有終結。明白了這本末始終的道理,就接近事物發展的規律了。古代那些要想在天下弘颺光明正大品德的人,先要治理好自己的國家;要想治理好自己的國家,先要管理好自己的家庭和家族;要想管理好自己的家庭和家族,先要修養自身的品性;要想修養自身的品性,先要端正自己的心思;要想端正自己的心思,先要使自己的意念真誠;要想使自己的意念真誠,先要使自己穫得知識;穫得知識的途徑在於認識、研究萬事萬物。

Read Me